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主页 > 企业文化 > 正文阅读

怀孕影像日记 41岁我当妈妈了

发表日期:2022-05-10 10:33  作者:admin  浏览:

  我和老公同岁,是大学校友。我们19岁相识,20岁恋爱,27岁结婚,一切都是水到渠成,除了生孩子这件事。

  我们并非不喜欢孩子,朋友的小孩也都跟我们很亲近。但这种喜爱是“叶公好龙”式的喜爱——玩的时候很开心,自己生的话还是算了。

  我们婚后一直享受着二人世界,每年两次旅行。我们有着共同的朋友圈,看电影品位相似,三观契合,文理科互补,算是可以在一起谈天说地的夫妻关系。

  我在一家报社做摄影记者,这是一个女性比例极低的行业。拍照片让我有成就感,怀孕生子则意味着至少有半年的时间,我无法完成高强度的拍摄,这让我非常焦虑。

  就这样一拖再拖,双方父母从高压“催生”到心灰意冷。一直到我们站在40岁的门槛上,才意识到,留给我们生孩子的时间不多了。幸运的是,我踩着40岁的尾巴怀孕了。

  早上在家测试纸刷出“两道杠”,下午跑来东城妇幼验血确认。真的怀孕了,很神奇。一边如释重负一边忐忑不安,感觉自己的人生就要翻开崭新的篇章。

  开始出现孕期反应,对味道敏感,闻不了任何香味;心跳加速,走两步就喘不上气。医生怀疑心脏有问题,要做24小时动态心电监护。背上监护仪之后,感觉很酷,对着家里的镜子按下快门,这一刻我就是赛博朋克的薇薇安·迈尔。

  怀孕之后就是不停地做各项检查。上次心脏查出24小时早搏一万多次,但是因为孕期医生不建议用药,只能有不适随诊。

  高龄怀孕多多少少都有这样那样的状况,就像一位医生说的:“要学会跟不完美的自己相处。”

  今天车尾号限行,又要去医院产检,还赶上了全年最大的沙尘暴。早上起床用三个软件轮番叫车,40分钟都没排上,只能坐公交车了。出门遇到了勤奋的鞠老师,他拍下了我们在漫天沙尘中过马路的身影。感谢鞠老师,这是我们一家三口第一张合影。

  今天做羊水穿刺,看宝宝有没有染色体异常。这是整个孕检中危险系数最高的一项检查。我的朋友史女士担心出状况,一大早跨越了大半个北京城来医院看我。到了医院才知道,因为疫情不能有家属陪伴。我在手术室门口自拍下这张照片,并按史女士的要求把她的头像P在旁边。这大概就是疫情期间的“云陪伴”吧。

  肚子越来越大,测体重是每天雷打不动的功课。我稀薄的母爱无法对冲长妊娠纹的恐惧,开始陷入严重的身材焦虑,恨不得每天按克控制饮食。

  今天约了朋友帮我拍“孕肚照”,王女士亲自做摄影助理。她拎着大包小包敲门时,我正在家拼命吃东西,想让肚子看上去“体面”一点,王女士痛心疾首:“之前让你吃不肯吃,现在知道肚子小丢人了?”

  今天是我41岁生日。史女士给我发来这张拼图,两张照片时隔8年,我们终于都见证对方完成了母亲的角色。我们18岁相识,相伴20余年,早已是一生的挚友。

  顶着大肚子来看同事新生的宝宝,很可爱的小男孩,才一个多月。将来他们会一起陪伴长大吧,这也是他们的第一张合影。

  怀孕之后最大的变化——从来不吃早饭的我妥协了,清晨是我一天中胃口最好的时候,也是最不担心长胖的时候,每天的早点,肉、蛋、奶、蔬菜、水果、主食,一个都不能落下。

  肚子疯长,站直了低头已经看不到脚尖了。想理发又懒得出去,自己在家对着镜子,拿剪刀修了修,肚皮上落满碎发,像一颗毛茸茸的脑袋。

  离预产期还有一个月,宝宝随时会发动。我们把准备好的口水巾、隔尿垫拿出来清洗消毒,等待迎接家庭新成员。

  今天量了量腰围,整整100厘米。从孕前的68厘米到100厘米,怀孕对女性的身体真是一个重塑的过程。

  孕后期我很少再外出拍摄,工作重心转到不用出外勤的稿件编审。越来越大的肚子压迫坐骨神经,我经常在报社健身房一边伸直手臂拉着器械一边看稿,这样能让后背的疼痛减轻一些。

  最后一次产检,小朋友还没有发动的迹象。因为高龄,不可控因素太多,医生建议剖宫产,通知我8月16日入院。由于疫情,医院要求72小时内的核酸阴性报告,我们开始三天做一次核酸,以防突发状况。

  拍下住院前的最后一张留影,并没有预想中的激动,捧着肚子的我心情复杂,就像是一部电影即将结尾,最大的谜底就要揭晓。

  疫情期间,只能有一位家属陪护,老公、月嫂二选一,虽然老公没有什么用处,但他不想缺席这么重要的时刻,我们还是觉得一家人在一起更重要。

  明天就要进手术室了,我一边期待着孩子的降临,一边陷入了产后不能洗头的焦虑。这一天,我洗了三次头。

  早上7点,收拾妥当的我等着手术室医生来接床。剖宫产是半麻手术,没有痛感,但是能清晰地感受到孩子被拽出来的瞬间。一声啼哭后,我看到了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。

  身为摄影师,我一直想要亲手拍下宝宝的第一张照片。可惜我凝血功能太差,手术中出了500cc的血,躺了一天也没缓过来,根本没力气再起身拍照。这张照片是爸爸拍的,他懊恼手抖拍虚了,我安慰他:“摄影是遗憾的艺术。”

  宝宝第一次坐飞机,北京到海口4小时飞行,没哭没闹。我们去海口跟姥姥、姥爷会合,因为疫情,老两口还没见上外孙,只能每天守着手机看照片。

  从海口返程,疫情再起,回京要求48小时核酸阴性报告。飞机上乘客很少,宝宝太小还不能戴口罩,我们拉了一块纱布做了简易的“母婴室”。

  休完了职业生涯中最长的一个假期,我复工了。宝宝满7个月这天,北京降下了一场少见的春雪。背着相机走在扑面而来的雪花里,我闻到了自由的气息。